美国多州博物馆重开,纽约大型博物馆仍在“待命”

美国多州博物馆重开,纽约大型博物馆仍在“待命”

美国多州博物馆重开,纽约大型博物馆仍在“待命”
原标题:美国多州博物馆重开,纽约大型博物馆仍在“待命” 在欧洲多国的博物馆相继开放后,美国部分州的一批艺术机构近日也宣布了重新开放的计划。澎湃新闻获悉,上周六,位于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美术馆开放,成为疫情暴发后美国首家重新迎接观众的大型艺术机构。与此同时,包括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内的纽约大型博物馆仍处于“待命”状态。另一方面,疫情让诸多博物馆之间形成了新的联盟,共同商讨开馆计划与重新开放后的防护措施。 你将不能使用饮水池、寄存外套或是在咖啡厅吃饭。你得戴上口罩,接受体温测量,并且同意在表现出生病迹象时离开。这些是休斯顿美术馆(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设定的要求,美术馆于上周六开放,成为疫情暴发后美国首家重新迎接观众的大型艺术机构。 重新开放的休斯顿美术馆内,一块告示牌上,阿梅代奥·莫迪利亚尼所画的肖像被戴上了口罩 “我们每天都会收到90到100次电话——你们什么时候开门?我想看我最爱的作品,”馆长格里·廷特罗(Gary Tinterow)说道,“这是我们的使命,是我们存在的理由,即促成艺术品与个人的相遇。而且,我完全相信,我们可以尽力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 在美国多个州,博物馆正相继开放。它们和休斯顿美术馆一样,仔细地制定了新的对策。得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博物馆(San Antonio Museum of Art)于5月28日开放;佛罗里达州的博卡拉顿博物馆(Boca Raton Museum of Art)将于6月3日开放;堪萨斯州威奇托艺术博物馆(Wichita Art Museum)开馆日定于6月23日;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Cleveland Museum of Art)大约于6月30日开门。 这些博物馆经过互相讨论,并咨询州官员以后,做出了各自的决定。美国美术馆馆长协会促成了不同的机构互联,机构之间分享关于重开计划的文件。博物馆根据区域而划分为合作小组,共同制定战略。 休斯顿美术馆馆长格里·廷特罗戴着口罩站在展厅 以威奇托艺术博物馆为例,馆方采取了密尔沃基艺术博物馆的措施,即要求观众遵守一系列行为规范,包括戴口罩和保持6英尺的间距。威奇托还准备将长凳从展厅里移出,并且使咖啡厅的人流降低到一半以下,以保证安全。 “制定计划非常重要,”威奇托艺术博物馆馆长派翠西亚·麦克唐诺尔(Patricia McDonnell)说道,“能够在接到通知后立即更改计划也非常重要。” 新冠疫情轨迹的不可预测使博物馆的重开日期成了“移动目标”。威奇托原本计划于6月1日开门,之后又将这一日期延后了三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3月曾表示将于7月重新开放,却在上周二宣布 日期改到了八月中旬,甚至更晚。 在得克萨斯,博物馆从5月1日起就获许开放,然而在5月16日,该州创下了单日新冠病例数增加的记录。休斯顿美术馆一直按兵不动,直到美术馆确定了条款,并备齐了必要物资为止。馆长廷特罗表示,他们有“500加仑的消毒桶,成千上万的口罩以及手套,来保护与公众接触的员工。”此外,美术馆的门票规定了入馆时间,以确保观众人数低于原来的25%。 休斯顿美术馆内的电子体温探测器 位于达拉斯的纳沙雕塑中心计划于7月4日前后开放,如今,他们正在与达拉斯市艺术区的邻居们进行密切协商。“我们没有把这当成一场竞赛,”馆长杰里米·斯特里克说道,“谁当第一个,并无光荣可言。” 除了在前台安装防飞沫的板罩外,纳莎还在考虑在卫生间安装动作感应水龙头,并在门把手上覆上一层铜,因为它具有抗病毒性能。“我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做好。”斯特里克说道。 虽然俄亥俄州的酒吧和餐厅早在上周四便允许重新开放和堂食,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仍在等待州政府给出指导,再决定开放日期。“在俄亥俄州州长迈克·德瓦恩(Mike DeWine)给我们开绿灯、并且清楚地发布指令,指出我们能够能不能够做什么之前,我们没什么能说道,”该馆馆长威廉·歌力思多尔德(William M. Griswold)说道。 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也在等待来自纽约州长的指导,后者曾表示,文化机构的重新开放将在“第四阶段”。与此同时,馆长亚当·维恩伯格(Adam D. Weinberg)参与了纽约市十几家博物馆的重新开放工作组,其中包括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他们每周在线上碰面,商讨最佳的措施,“这成了整个危机中的一丝希望,”维恩伯格说道。“这鼓励我们进行更多的合作。” 惠特尼正在考虑改变其楼梯间与电梯间的客流量,将会有分别用于上楼和下楼的楼梯,小电梯将供年长的观众使用,大电梯则将确保社交距离的实行。 维恩伯格预测,如果可能的话,博物馆在重启后会将重点放在户外雕塑上,并希望先迎接来自周围社区的观众。他们还不希望游客马上过来。 休斯顿美术馆礼品商店的一名职员在亚克力防护屏障后办公 “在初开放的六个月内,我们将充当‘当地机构’的角色,”维恩伯格说道,“大多数人将是步行或骑车前来,而非公共交通。” 虽然惠特尼预计面临亏损,这将是维恩伯格17年任期中的头一回,但是他表示,他正在考虑让前来博物馆的纽约观众可以“随意付费”(pay-what-you-wish)。 “对我们而言,重要的是身处这座城市,”维恩伯格说道,“我想,我们必须以某种方式来体现这一点。” 位于明尼阿波利斯的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拥有表演艺术与剧院空间,他们正在计划阶段性开放,首先在今年夏天开放室内展厅,“等到我们能够聚集更多的人之后,我们会明白事情的走向,”执行总监玛丽·克鲁蒂(Mary Ceruti)说道。 迈阿密佩雷斯艺术博物馆(Pérez Art Museum Miami)准备在9月1日重新开放,其计划包括新的电子售票,眼下,他们感到无能为力。“我们是特别以人群为中心的场所,我们为此而感到自豪,”馆长弗兰克林·西尔曼斯(Franklin Sirmans)说道,“当有飓风降临时,我们会收集物资,协助分发给需要的人。而面对这场危机,我们还无法做到这样的事情。” 但是,博物馆还是乐观地把自己视为人们开始走出家门后的聚集地。“希望艺术能够指引方向,”维恩伯格说道。“如今,人们真的非常孤独,他们渴望群体。博物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虽然不是紧挨着,但人们至少能够可以和他人呆在一起。” 休斯顿美术馆地板上的社交距离标识 “他们也想摆脱自己,而艺术能够把你带到别的地方,”维恩伯格继续说道,“人们需要身体与心灵上的双重‘移动’。” 这些日子里,缺点也可能变成优点。考虑到休斯顿美术馆有限的到访游客数量,曾担任过大都会策展人的馆长廷特罗并不担心观众回流以后社交距离的问题。 “我在休斯顿呆了八年,八年以来,我一直都向往大都会的人潮,”他说道,“现在,我第一次庆幸我没有这些东西。”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admin

评论已关闭。